搬砖、割草、微商带货,马拉松运动员的“无马”生活_选手
原标题:搬砖、割草、微商带货,马拉松运动员的“无马”生活 文|马莲红 体育大生意记者 疫情席卷下,全球马拉松赛事被按下暂停键,世界马拉松大满贯中,除了3月份已经举行的“缩水”东京马拉松,纽约马拉松、柏林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早已相继宣布取消,如今仅剩伦敦马拉松悬而未决。 对与马拉松赛事息息相关的职业运动员,特别是以参赛奖金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大部分非洲运动员来说,没有比赛即意味着失业,必须另谋出路:代购卖鞋、工地扛水泥、农场打工…疫情持续下这些运动员的生活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跑马为生的“赏金猎人”们 经常参加马拉松的跑友可能会注意到,领跑或者是夺冠的精英选手一般都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运动员。事实上,无论是世界田联标牌赛事,还是中国田协认证的各项赛事,都对精英选手有成绩和人数要求,邀请高水平的外籍选手参赛也早已成为常态。这导致在全球跑步狂潮下顶尖马拉松运动员成为了香馍馍,一些选手甚至会收到多个在同时段内举办的马拉松赛事邀请。 靠着奖金和广告赞助费用,优秀的职业跑步运动员全年的收入可以达到20万美元,而最顶尖的运动员年收入甚至可以达到100万美元以上。2019年北京马拉松男子组冠军、肯尼亚选手基索里奥刷新北马赛会纪录,获得4万美元奖金,还2万美元破赛会纪录,加上出场费等收入,一场比赛就可以进账10万美元以上。 肯尼亚选手基索里奥刷新北马赛会纪录 这一高额收入也直接催生了一批靠到处跑马夺金为生的马拉松选手,这些人被跑者们称为“赏金猎人”。 在肯尼亚,“赏金猎人”是一个收入较高的职业。据统计从400米到42.195公里的马拉松项目,肯尼亚共有1000名以上的精英运动员,他们完全依靠跑步维持生计。通常一名马拉松运动员足以供养他们的家庭,甚至有钱去投资。 肯尼亚运动员是中长跑赛场上的霸主,尤其擅长马拉松项目,去年在2小时内跑完“全马”的基普乔格就是一名来自肯尼亚的长跑运动员,在马拉松最快纪录的男运动员榜单,肯尼亚选手前五占其三,在马拉松最快纪录的女运动员榜单上,肯尼亚选手更是在前十中占六席。 基普乔格完成“破2”计划 肯尼亚当地一个名为伊藤(Iten)的小镇更是培养出过数十位冠军,被当地视为是“冠军之乡”,无数他国的长跑运动员慕名而来,抱着提升个人成绩的目的,留在当地参加跑步训练营,和肯尼亚的跑者们共同训练。 “冠军之乡” 伊藤小镇 失去收入来源, 马拉松选手兼职 谋生 如今,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马拉松赛事的休止符被无限延长,这些“赏金猎人”失去收入来源,不得不考虑转型谋生。 近日,肯尼亚顶级马拉松选手Amos Kipruto(基普鲁托)被爆料由于失去收入被迫在农场打工。基普鲁托并非是一名没有成绩的选手,相反他曾在今年瓦伦西亚10公里比赛中以26:24打破了世界纪录。 肯尼亚顶级马拉松选手基普鲁托农场切草 基普鲁托不是个例,事实上受当地政府社交距离规定和赛事取消的影响,被称为“冠军之乡”的伊藤,过去会有数千名运动员整日投入跑步训练,但现在很多专程来此训练的运动员离开了。而本地的普通马拉松选手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此前肯尼亚日报在位于伊藤警局附近的建筑工地发现了一大批马拉松跑者正在搬砖。据其中一位运动员讲述,原本他要到西班牙参加一场10K的比赛,但受疫情影响比赛取消,为了有足够的食物填饱肚子,他不得不放弃训练来到工地打工。 马拉松运动员工地搬砖 每天8点开始上班,下午4点结束,只能够赚到400肯尼亚先令,折合人民币不到27元,仅仅够一天温饱。更让他困扰的是,在工地上班十分耗费体力,这导致他无法继续正常进行训练。还有一部分女运动员通过为别人洗衣服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据国内著名马拉松经纪人陶绍明介绍,上半年原本计划来中国参赛的应该有100到200名非洲运动员,但中国境内马拉松的停摆打乱了不少非洲运动员的比赛计划。 国内的半职业马拉松选手们则做起了微商生意,打开他们的朋友圈,以前清一色打卡各大马拉松赛事现场的图片,如今已经被各式各样的跑鞋促销特价推送取代。 损失 5 000万美金 ,马拉松运动员迫切需要赛事重启 据不完全统计,肯尼亚运动员可能在年底损失超过5000万美元,这其中包括代言费、出场费、奖金等等。 这些运动员的窘迫处境引发了各界关注。今年5月中旬,世界田径发布公告称,他们将提供50万美金的福利基金,资助那些受疫情影响的运动员们,不过这笔资助仅限于那些已经拿到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运动员们,绝大部分运动员被拒之门外。 基普乔格此前就曾对媒体表示,疫情下肯尼亚有80%以上的运动员需要政府救济。作为肯尼亚救济项目大使,5月初,基普乔格和肯尼亚政府合作,取得了赞助商的支持,为100多名运动员分发面粉、大米、食用油、意大利面等救济食物,这些食物能维持他们一个月的生活。 基普乔格为100多名运动员发放救济品 肯尼亚当地政府也开始考虑重新恢复体育运动发展。4月以来,为遏制新冠疫情发展,肯尼亚领空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直到7月中旬,肯尼亚考虑重新恢复体育运动发展以刺激经济复苏,特别是像田径这样非接触式的运动项目,他们希望运动员们可以外出参加比赛。从8月1日起,肯尼亚领空也重新对国际航班开放。 但不容乐观的是,全球范围内马拉松赛事依旧没有确切重启时间。世界田联在官方网站公布了最新的2020赛季世界田径大陆巡回赛赛程,其中日本东京站、中国南京站能否顺利举办赛事依旧存疑。日本田协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参加这场比赛的运动员将只限于居住在日本的选手,此前体育总局也发文表示,除北京冬奥会测试赛等重要赛事外,今年内原则上不举办其他国际性体育赛事和活动。 再加上各国的禁飞令尚未取消,这些运动员想要出国参加比赛将更加困难。 来源|体育大生意(已授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